被窝把寒冷和恶心感驱走了一部分。
零点,各类爆竹声在附近纷纷爆发,轰炸粉碎我的睡意。不过,这热闹来去匆匆,半钟头后只剩远处稀稀落落的烟花响,给我一种在火锅里被蒸煮得咕噜咕噜的错觉。

哎,其实当一只火锅料也不错呢。就这样在咕噜咕噜的沸腾的汤里溶解消散,和其它食材相互调和(唔,你来自大海啊,我是山里土生土长的,能明白?那再好不过啦),有点像人类补完计划,你说对不对。

刀剑观察记录

最近青江和千子在市中开眼开得欢
喂喂你们什么时候如此要好了
虽然早就感受到你们电波相近但出阵时候收敛一点啊

嗯,是不是在市中被酒香熏昏了头呢

至于土方组开眼,好的组织很放心
不过为什么开眼后堀川没拿誉反而是蜂须贺疯狂抢啊hhh该说不愧是真品吗

hhh威逼利诱大胜利!
(甜点会有的,小判会有的,一切都会有的by想要兑现承诺却不知道该怎么打破次元壁的审神者)

you, my little sweet heart, just do your farm work .no more coquetry. after the work( you know what i mean) done, you could have as many sweets as you want.

and you, my chancellor of the exchequer, if you go on strike again, i promise the xiaopan will be spent all.

【捕捉剑飞鱼.1】

一种可能性。

真理落入时间的缝隙,埋葬于厚重的光阴。
“邪说!”他们喊道。最后,伪物作为正统扎根于脑中。

虫子钻入躯体,赋予其噩梦。
那是虫所见的世界,是虫的所思所想。

  齐之好勇者,其一人居东郭,其一人居西郭,卒然相遇于涂曰:“姑相饮乎?”觞数行,曰:“姑求肉乎?”一人曰:“子肉也?我肉也?尚胡革求肉而为?”于是具染而已,因抽刀而相啖,至死而止。

超现实感满满。

© 波面|Powered by LOFTER